导航菜单
首页 >  奇闻异事 >  历史奇闻» 正文

【地理趣闻】为何这个国家流行戴绿色帽子?长

  ,每年的三月十七日,整个国家都会变成又一片绿色的海洋,人们头戴绿帽子,身着绿衣服,欢天喜地的庆祝他们的国庆节——圣帕特里克节。

  其实不只是节日,平时在大街上也经常能看到带绿帽子的人,爱喝酒的人们可以喝到传统的绿啤酒,爱彩妆的朋友能在这里找到绿色的假睫毛,旅游纪念品店更是绿油油一片。

  说起爱尔兰,有人往往把它和英国混为一谈,但它其实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只有爱尔兰岛的北部即北爱尔兰为英国领土。

  这个西临大西洋,面积只有七万平方公里的小岛国属于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非常适合植被生长,全国以畜牧业为主,又非常重视植被保护和森林种植,常年被人们形象的称为“翡翠岛”(EmeraldIsle),全国绿地覆盖面积97%。

  从卫星图上看,爱尔兰整个国家都是绿色的一片。爱尔兰的绿植覆盖率如此之高,归功于温和的温度和潮湿的空气。北大西洋洋流中的暖流,使该国的气候比同纬度的其他大多数国家更加温和,更适合植物生长。

  爱尔兰有深厚的天主教传统,而英国则是新教国家,这也是两国重要的区别之一。作为一个天主教国家,圣帕特里克节是爱尔兰除了圣诞节以外最重要的节日。

  最开始的时候,这个节日的代表颜色还是蓝色,叫做圣帕特里克蓝,是当时皇室最爱的颜色。然而,因为爱尔兰的国旗是由绿白橙三色构成,其中的的绿色就代表着天主教,而橙色代表着英国殖民期间传入的新教,中间的白色则代表着两种宗教和平相处永久休战,经过历史的发展,绿色在这个节日中变得越来越流行。

  节日的主人公圣帕特里克是爱尔兰人心目中的圣人。传说,公元385年他出生于威尔士的一户天主教人家,然而,年幼叛逆的他并没有像家人一样信奉上帝。16岁的时候,他生活的村庄遭到海盗洗劫,他也被贩卖到了爱尔兰做奴隶。

  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从小接触到的天主教思想慢慢在他心中萌芽,他因为这份信仰的力量熬过了身为奴隶的艰难岁月。直到六年后,他找机会逃回了英国自己的家乡。

  回家后的他主动找了一位主教学习,在学习的这段日子里,他传播宗教的使命感不断增强。于是他重回爱尔兰,修建修道院,教堂和学校,开始了自己的传教生涯,这一路上也留下了很多传奇的故事。

  比如,爱尔兰是一个没有本土蛇的国家。信奉天主教的人们相信在公元五世纪的时候,圣帕特里克第一次在爱尔兰见到蛇并将他们全部赶到了海里,从此这里才成了没有蛇的小岛。

  不过,一贯坚持唯物史观的本星君想告诉大家:大约8500年前爱尔兰和不列颠岛之间的陆桥就被海洋吞噬,爱尔兰成了孤岛。而不列颠岛和欧洲大陆之间的陆桥在此后还存在了2000多年。

  正是这两千年间,欧洲大陆的蛇类沿着陆桥爬到了不列颠岛上。至于为何蛇类不在距今8500年前经不列颠岛到爱尔兰呢?因为那时候还处于冰川时期,不列颠和爱尔兰都很冷,蛇待不下去。

  圣帕特里克曾用三叶草生动比喻和解释了天主教圣父、圣子和圣神三位一体的宗教思想。公元493年3月17日圣帕特里克逝世,人们为了纪念他,将这一天定为国庆节,并将三叶草定为国花,天主教也成了国教。

  绿色是爱尔兰的幸运色。在爱尔兰的众多早期小说中,都描述了一种身着绿色衣服头戴绿色帽子留着红胡子的小精灵,描述的一致性是很多人信服这种小精灵真的存在。更有一些人宣称他们在森林里见到过这些小精灵。直至今日,爱尔兰人都喜欢以找小精灵的理由去森林里爬山徒步。

  传说中,这些小精灵们是鞋匠的帮手,而他们的爱好可是很拜金的哦。因为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收集黄金。他们一旦被人抓到,就会实现人的三个愿望以换取自由。而绿色是最能吸引小精灵的颜色,由此也变成了爱尔兰的幸运色。

  也有传说小精灵们很喜欢恶作剧,作为鞋匠的他们常常把两个鞋的鞋带绑在一起使人们一不小心就摔倒。而绿色是他们最喜欢的颜色,在圣帕特里克节这一天不穿绿色衣服的人就会遭到他们的整蛊。

  这个小小的岛国为了摆脱英国的殖民,经历过痛苦的斗争。1948年爱尔兰议会通过了法律宣布从英联邦独立,从此之后一直保持中立,不加入任何形式的区域安全组织。

  2005年,曾因为在英国制造爆炸事件而名声非常不好的爱尔兰共和军,全部解除武装。妨碍爱尔兰永久中立国地位确立的最后一块绊脚石终于消除。

  2018年,爱尔兰威克洛郡的山林上燃起了一场熊熊大火,大火过后,人们在飞机上看到山头上有“IRE”的字样,原来这是爱尔兰英文“IRELAND”的缩写。

  历史学家们解释:在1942-1943的二战期间,爱尔兰沿海的山头上都被印上了这样的标志,目的是使在战争中保持中立的爱尔兰不受到来来往往空军尤其是美军的误伤。

  这个远在欧洲西端,只有七万平方公里国土和四百万人口的小小岛国其实很不起眼甚至不被很多人知晓。它为数不多几次被关注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它的球迷。

  有人说爱尔兰球迷是欧洲杯上的一股清流,对手赢了比对方球迷还开心,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两个球队都赢了。帮路人换轮胎,撩妹撩汉聊记者,唱歌跳舞喝啤酒,可能是世界上最与世无争的球迷了。

  也许是因为经历过殖民者的蹂躏,也许是因为经历过饥荒的煎熬,也许是因为这个面积不大的小岛常年阴雨连绵难见阳光,这里的人都格外幽默开朗,热情友好,努力把快乐带给身边的人。

  如果有一天,你在足球比赛中看到一片绿色军团,就大大方方跟他们打招呼吧,一定能得到他们最热情的回应。

  美国,是爱尔兰人和爱尔兰绿走向全世界的重要一站。数据表明美国的44位总统中至少有14位有爱尔兰血统。

  从爱尔兰逃荒到美国的肯尼迪家族,走出了肯尼迪总统。带领美国最终在冷战中战胜苏联的里根总统,以及父子两代总统的布什等等都是爱尔兰后裔。奥巴马还曾于2011年访问爱尔兰进行寻根之旅。

  如今爱尔兰全国只有四百万人口,夸张的是在美国生活的爱尔兰后裔超过三千三百万,占美国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一。美国2009至2013年人口普查显示,爱尔兰后裔基本遍布美国的每一寸土地。

  这一切,都起源于爱尔兰历史上著名的“土豆饥荒”。十九世纪中期,爱尔兰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当时一种被称为晚疫病菌的真菌大面积感染人们种植的马铃薯致其腐烂欠收。

  而马铃薯是19世纪这座小岛上人们赖以生存的唯一农作物,作为殖民者的英国不仅坐视不管还趁火打劫,要求爱尔兰继续向英国出口粮食,于是疾病和饥饿在这座小岛肆虐。

  从1846年饥荒开始到1850年饥荒结束,大约有一百万爱尔兰人移居海外以求生路,而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乘船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国。来自爱尔兰的第一批移民者其实相当于是逃难者,在美国他们身份低微,深受歧视和排斥。

  但随着时间推移,一代代爱尔兰人靠着超凡意志和顽强品格在美国打下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他们不仅努力学习技能,还积极参与政治活动。今天的爱尔兰人在美国已经成为了非常受尊敬的族群,甚至很多美国总统通过宣称自己是爱尔兰后裔来拉选票,由此足以看出爱尔兰后裔在美国政治中的重要地位。

  除了美国,爱尔兰人更是凭借便利的语言条件到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在澳大利亚,约30%的人口是爱尔兰后裔。他们将爱尔兰尚绿的观念带到了遥远的南半球。

  随着爱尔兰人全球化的迁徙,也将爱尔兰绿带到了全世界。如今,圣帕特里克节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节日。每年这一天,世界许多地方都会为爱尔兰亮起绿灯,比如巴黎埃菲尔铁塔、悉尼歌剧院等多个国家的标志性建筑。

  其中庆祝最为隆重的除了爱尔兰本国莫过于与之隔着大西洋遥遥相望的美国芝加哥。每年,芝加哥在这一天都会举行盛大的游行活动,人们穿着绿色的衣服唱歌跳舞看乐队表演去酒吧狂欢。

  更为夸张的是,自1962年开始,每年圣帕特里克节整条芝加哥河都会被染成绿色以示庆祝,这已经成为了芝加哥最具特色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