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奇闻异事 >  历史奇闻» 正文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恐怖奇闻异事!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恐怖奇闻异事! 道光年间,安徽天长县有个村庄叫做龙兴集,在龙兴集 以北有一个大湖名曰感荡湖,湖长约二十余里,湖面宽广清 澈,湖上鸟禽翻飞,四面青山环绕,风景甚佳。在湖中有一 个不太高的土丘,约有十亩之大,由东边山岗之上流下的河 水必要经过土丘才能流到别处,土丘上长满杂草,并没无人 家居住,只是附近的村民放牧的地方。 在湖边住着一户人 家,家主陶姓,年约四十余岁,老妻早亡,膝下还有两个儿 子都是秀才,日常以务农为生,日子过的还算小康。这年夏 末,忽然从外地来了一个身材消瘦的客人,到陶家求租一间 房子。此人三十出头,满面愁苦之色,自称姓毛名济,字方 壶,江西人氏,以堪舆为生。陶家本有空房一间,加上这陶 老头是个热心厚道之人,眼见有客求租,也无所谓钱多钱少, 反正是与人方便,于是便点头应允了。 这毛济为人寡言少 笑,没事就喜欢打坐,偶尔还和陶老头聊些家常。有一次陶 老头家的牛走失了,和毛济偶然闲聊间提起,毛济当即就卜 了一卦,然后依据卦象告知老头沿坡向东寻找,果然在坡东 找到。陶老头由此知道他不是常人,对他愈加敬重。每天中 午饭后,他都要穿草鞋戴竹笠,乘一只小船到湖里四处游看, 午时出去,一直要到下午夕阳西下才回来,陶家对此也习以 为常了。 待得一月过去,湖面西凤骤起天气转凉,毛济在 一次去湖中游看的时候受了风寒卧床不起,连着几天都没出 门。在他有病的这几天陶老头亲自煎药给他送去,一日三餐 端茶送水毫无怨言,看他衣服破旧单薄难以御寒,又让人给 他做了一件厚衣,可这毛济说什么也不肯要。陶老头无奈之 下只好趁他晚上熟睡之时悄悄进入房中将旧衣换走扔掉,第 二天醒来毛济一看旧衣没了便四处寻找,老头笑着说看他衣 服太旧已扔掉了,他一听无可奈何,这才穿上了新衣。毛老 头又对家中之人吩咐道:“以后家中不论何人对毛先生都须毕 恭毕敬,若是敢对他无礼,我必将重重杖责。”毛济知道后心 中不由对老头感激万分。 副标题#e# 有一日晚饭后,毛济 忽然邀请陶老头到他房中来喝茶,待他一进屋子便关上房门, 拉着他的手对他说道:“漂泊之人受您厚恩,一直惭愧无以为 报。我也不是寡情薄意之人,敢问一句您是想要富还是想要 贵呢?”陶老头一听此言很是惊讶,看这毛先生也不像有钱之 人,有何富贵之物呢?于是连忙摇头拒绝。毛济看他神色便 知他心意,笑着对他说道:“我有小术,可以为您富贵,您也 不要客气,有什么要求对我说就行了。”陶老头将信将疑,于 是半开玩笑的说道:“要是富了不是自然也就贵了吗?”毛济 听罢笑了笑道:“既是如此,也不是难事。不瞒您说,我在此 湖每日查看,早已发现湖中有快吉地,其地三水归一,前有 双桥彩虹,后有蜿蜒四屏,若在此修房定居,子孙后代可富 数百年。”陶老头一听心中大喜,忙对毛济不住的躬身作礼。 毛济说道:“明日午时请您和我一起出去,到时我会将这块地 指给您看。” 过了三年,他的两个儿子想进京赶考,毛济卜 算之后认为不吉,多次出言阻挡,但是他们都不听,于是便 公车北上应试,结果双双考中进士外放做官,陶老头心中依 然很相信毛济,但是两个儿子从此心中却对他有点怀疑起来。 待得又过六年,陶老头忽染重疾卧床不起,眼看病情越来越 重,赶紧去信让两个儿子回家。等他们赶回来,老头已经奄 奄一息了,两人跪在床前不禁悲泣不已。老头吃力的对他们 说:“你们知道我陶家能有今日是为什么吗?”兄弟俩回道: “这都是父亲大人的荫德啊。”老头一听摇摇头道:“错了,这 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而是毛先生的功劳啊。我死以后,你们 两个要积累功德,报效毛先生,要像事我一般来侍奉他,如 果不这样的话就是大不孝啊!”两人跪在地下哭着答应了。陶 老头又派人将毛济请来托孤于他,宾主互相嗟叹不已。 过 了两日陶老头就病故了,两个儿子按例在家中守制,可是他 们不仅不节制声色,反而纸醉金迷作威作福。毛济看不过去 屡次谏说,两人都是充耳不闻,久而久之他也不再多说。兄 弟俩自此也对他逐渐无礼起来,毛济每天坐在房中,耳听厅 上歌舞之声和打骂奴仆之声,心中很是不耐。过得两三日, 忽听几个三、四岁的孩子在他面前唱道:“瞎子瞎零丁,吃了 多少死苍蝇。”他听罢心中更是厌恶不已。 副标题#e# 有一 天一只鸡落在粪坑里被淹死了,小儿子命仆人扔掉,大儿子 说这样太可惜了,于是便命仆人拔去鸡毛在瓦罐中煨熟,给 毛济端去。毛济不知此事,当下就连肉带汤吃了个干净。待 到吃完一个幼龄婢女来收拾碗筷,眼见主人如此刻薄心中实 在不忍,于是便问毛济道:“先生觉得这鸡味道如何?”毛济 说道:“还算可以吧。”婢女又问道:“该没有什么别的味道吧?” 毛济一听便知有异,于是细细一问,婢女便说了实话,还叮 嘱他不要给别人说,说完就将碗筷收起离开了。毛济听罢心 中顿时升起一股寒意,但是脸上依然不动声色。 过了数日, 他命人将两位公子请来,对他们说道:“一般的堪舆家,只知 此处为入湖正脉,不知其名为龟趺穴,若是能在宅子四周植 上桑树,长成以后绿荫遮天蔽日,有如龟壳生了绿毛,那才 是真的贵不可言。”两个儿子一听大为惊喜,马上命人按毛先 生所言在宅子周围遍植桑树。又过了一年多,有一天晚上陶 家所有人正在吃晚饭,地下突然传来一阵震动,一时将房屋 震的左摇右晃,连桌上的杯盘也打翻了一地。陶家上下惊慌 失措,乱作一团。好不容易等到震动停止,两个儿子脸上均 面如土色,思来想去便来到毛峤房中,一脸惶恐的向他求教。 毛济一见二人,不待他们发问便用力拍着床边说道:“这都是 我的失误啊!”二人大为不解,于是便向他询问,毛济又道: “我说了二位公子可能不信,你们在中堂之上向下挖掘二尺, 可以挖到一个断裂的石碑。”二个儿子互相看看,然后便命仆 人拿来工具,按毛先生所说在堂上挖了起来,刚刚挖到两尺 深的时候便挖到一个硬物,仆人抬上将泥土擦掉一看,果然 是半块石碑,碑上还用隶书镌刻着四句话,其文曰:行则龟, 体则瓢,葬者汉将军,破者江西毛。”两人看后不知所说是什 么意思,于是大儿子便将碑上四句念给毛济听,毛济听罢对 他说道:“公子不要害怕,有我在定保你家安然无恙。”于是 命人将他搀扶出门外,以步丈量,在宅第前后左右划了四个 记号,对两个儿子说道:“这四个地方要迅速打成四口深井。” 然后又在宅后用手杖划出一个人字,对他们说道:“这个地方 要建成两条渠,将湖水引进来,如此可保富贵万年。”两个儿 子一听欣喜若狂,当下便让人扶着毛济回屋休息,自己赶紧 派人找来工匠连夜开工。 副标题#e# 等到三天之后,所有 工程都已完工,毛峤的眼睛却忽然间恢复了视觉,陶家上下 都为之惊叹。毛济找到两个儿子向他们告辞,对他们说道: “我这瞎子蒙你家照顾了十余年,心中很是不安。幸好上天保 佑盲瞳复明,我也不愿再叨扰了,从此天涯海角各自一方, 有缘的话我们再见。”两位公子正待挽留,却见他已飘然远去。 毛济自从陶家辞别出来以后,孑然一身孤苦伶仃,身上所带 钱财本就不多,逐渐也快用完。这一日他来到来安山中,见 山间有座破旧的小庙,离附近的集镇很近,庙中住着一群乞 丐,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毛济进到庙中对一众乞丐说道: “你们如果能供养我,我就可以给你们改变命运。”这些乞丐 本就愚钝不堪,一听可以改命,当即欣喜不已,纷纷点头应 允。于是众人给他让出一块地方居住,白天都去集镇四处乞 讨,晚上就拿一些洁净的食物来给毛济享用,侍奉他都很殷 勤。 这样过了一年多,众乞丐所养的一条黄耳小狗忽然得 病死了,毛济命众乞丐凑钱去集市买了口小棺材,又买来小 衣服给狗穿上放进棺中,接着在庙后选了一个吉穴,众人披 麻戴孝的将狗下葬于穴中。说来也怪,自狗下葬以后,众乞 丐原本都是混沌愚昧之人,可是现在却心眼顿明,渐渐知道 了羞愧可耻,有一日忽大哭着说:“这要来乞去的也太丢人了。” 于是各自改习,或者做苦力或者用乞讨来的钱做起了小商贩, 不到两年获利颇多,再得一年都便富裕起来,纷纷在集镇上 成家立户,逐渐都成小康之家。 致富之后,众人不忘毛济 的恩德,彼此争着想供养他。毛济对他们说道:“你们以前作 为乞丐住在庙里亵渎神灵,以致庙败香灭,若是能凑钱将庙 修好,我可以让此地再次兴旺起来。”众人对他所言深信不疑, 于是便集资将庙宇修复好,规模更甚于从前。毛济重新为庙 宇选定大门的方向,先接南山之秀气,然后在庙后挖了一个 土窖,又泄了北山之阴煞,置备了签筒,写好了签诗,凡来 此找他求签的无不灵验。于是过不多久庙前车水马龙人来人 往,卖香卖烛卖茶的多不胜数,以致逐渐在附近又形成了个 村落,除此之外还请来外地得道高僧做主持,每日敲钟诵经 广做法事,一时间成为当地名刹。 副标题#e# 这一日庙里 正聚集了善士信徒开道场,毛济也坐在蒲团上合掌念佛,忽 然一个香客将他看了许久,走上前来问他道:“您是以前住在 陶家的毛先生吗?”毛济耳听此言大感诧异,于是向来人说道: “正是鄙人。”香客又道:“我是从龙兴集来此专门进香的,以 前在湖边陶家曾见过你几面。”毛济听罢心中这才释然,于是 便问起陶家的事来,香客说道:“自毛先生走后,不到两年陶 家先是被盗,后又遭受火灾,两个儿子都因刑事被削职为民, 现今已经先后病故了,家中一贫如洗,连以前的宅子也成为 了废墟。”毛济听后不禁痛哭流涕失声说道:“当日我因为一 时愤怒,才会造成现在的恶果,是我辜负了死去的朋友啊。” 周围的人听说后,越发敬服他的神奇术数,于是争相来邀请 他,毛济却坚辞不去,待得第二天众人再去庙中相请,结果 却发现他房中空空已然不知所踪了。 尸妖 清道光年间,陕 西关中(西安一带)有一乡绅,因年老得病而亡,他的子子 孙孙都住在灵堂里,围着他的棺木守灵。第二天正午的时候, 有一个中年灰衣道士从他家门前经过,突然就停下脚步对着 门口叹起气来。守门的仆人感到很奇怪,于是上前问他道: “不知道长为何叹气?”道士将眉头皱起对他说道:“快去告诉 你家主人,大祸就要临门了。”仆人一听吃了一惊,心中不敢 怠慢,马上进去对乡绅的儿子们说了,这几个儿子听罢也感 到很是诧异,于是一起出门来看看。 道长见到几个儿子出 来,上前先做了一个揖道:“贫道路经宝宅,突见凶兆,依我 看来你家灵堂棺木之中的尸体已经变成异物,不是你们的父 亲了。因你全家皆为善良之辈,不忍看到被它所害,所以不 敢不告诉你们。”几个儿子听了道人的这番话不由心中大为恼 怒,认为这个道士不过为了骗几个钱就危言耸听,甚至胡说 他们的父亲变成怪物,有两个脾气不好的一边口中漫骂一边 就准备上前拳脚相向。道士见状却面无惧色,反而不急不慌 的对他们说道:“贫道早知你们必然不信,若是如此可以自己 走到棺木前去看看,如我所言非妄,棺木的前端应该有一个 小圆孔,这就是妖物进去的路经,如果没有,贫道情愿认罚, 任请随意处置,绝无怨言。”几个儿子们听他说的似乎真切, 一时面面相觑,不知真假。彼此商量了一下就派最小的一个 儿子前去查看。小儿子回到棺木前一看,前端正中的木板上 果然出现了一个铜钱大小的小孔,和这个道士所说的一模一 样,而抬老父亲入殓的时候棺木明显是完好无损的,只一夜 之间此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连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 他心中大感诧异,于是赶紧出去告诉几位兄长。外面的其他 几个儿子听了之后大惊失色,急忙赶回灵堂查看,一看确实 和弟弟所言一致,几人不由满面迷惘之色。愣了好一会,方 才想起道士所言,于是赶紧让仆人把道士请进来。待道士进 来在堂中坐下,几个儿子毕恭毕敬的端茶送水,然后诚惶诚 恐的问道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副标题#e# 道士徐徐说 道:“明日子时此物会从棺木中出来,虽然他幻化成你们父亲 的样子,但实际上早已经不是你们的父亲了,他会把所有亲 近之人的名字都叫一遍,但是你们所有人千万不能答应,否 则将必死无疑,切记切记。”几个儿子听后不由觉得此事太过 荒诞,所以脸上仍是有些将信将疑。道士眼见他们如此也不 多说,站起身子就拱手告辞了,临走的时候告诉他们如果需 要的话,可以在城外道观找他。待道士走后,几人互相商量 了一下,虽说此事似乎荒诞,但是为防万一还是让全家上下 除了孩子外都住在灵堂守灵,正所谓人多胆大,另外再让仆 人多备点棍棒刀枪,到时静观其变,万一真如道士所说,大 家也还相互有个照应,于是吩咐所有仆人准备好了各种家什, 在灵堂住了下来。 这天夜里二更的时候,天空突然电闪雷 鸣狂风大作。所有的人心里都很害怕,也不敢安心睡觉,就 点着蜡烛守在灵堂里。到子时将至的时候,大家的心里开始 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几个儿子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 知道士所言是否属实。就在此时,几人突然听到从棺木中传 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衣服摩擦的声音,接着就是轻微的 敲击声,似乎棺木中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破棺而出。众人不 由面色煞白魂飞魄散,互相看了一眼,发一声喊就如作鸟兽 散,跑的跑,藏的藏,瞬间灵堂便空空荡荡再无一人了,几 个仆人跑的慢了,只好躲在灵堂门口的柱子下装死。接着就 听见棺盖掉落的声音,两个胆大仆人双眼微微睁开,用眼角 余光偷偷看去,只见在灵堂忽明忽暗的烛光下,一人已从棺 木中坐了起来,此时恰好一道闪电划过灵堂,瞬间亮如白昼, 借着这道闪电的亮光仔细看去,棺中之人正是他们已故的主 人,仍然穿着入殓时的衣服,宽大的袖袍随风飘动,只见他 面色蜡黄,双眼翻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见此景,一个 仆人吓得魂飞魄散,当即晕死过去,另一个胆大的也是抖如 筛糠,一动也不敢动。 只见主人从棺中缓缓坐起之后,先 将头慢慢转动,把整个灵堂细细扫视了一番,然后他才起身 缓慢的走了出来,接着就一直走入了生前居住的房间,坐在 床上的丝绸帐子里一动不动。正在大家吓的半死的时候,突 然听见一阵凄厉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众人仔细听去,似乎 是长子的名字,幸亏之前有道士的叮咛嘱咐,大家躲在自己 的房间里面屏息静气一声不吭。只听这凄厉的声音从长子叫 到幼子,从孙子叫到孙女,老太太到小媳妇,一个没落下。 好在所有的小孩提前送走了,剩下的人又得到道士的告诫, 此时众人晕的晕,怕的怕,硬是没人发出一点声响来。 副 标题#e# 过了半响,只听得那凄厉的声音又开始呼叫起仆人 的名字来,从张三到李四一直到王五。当时家中有一个干粗 活的仆人因为比较愚笨,成天浑浑噩噩,当叫到他名字的时 候,他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听见老爷叫他的名字,不由自 主的就答应了。听见有人应答,整个宅子突然安静了下来, 主人也不再出声叫人了。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他突然从床上 下来,又慢慢的走回灵堂,左右扫视一番,仍然钻进棺木里 躺了下去。此时灵堂的烛火已被吹熄大半,若有若无的烛光 照着漆黑的棺木和空无一人的灵堂,整个屋子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屋外传来的之声。所有人都屏息闭气,一动不 动,心里只觉这个黑夜太过漫长,都盼着黎明的曙光赶紧到 来。 当第二天拂晓鸡叫三遍天已大亮的时候,一伙吓得七 荤八素的人才从各自的房中床下柜里柱前战战兢兢的出来, 此时雨收云霁,骄阳初升,一众人等在几个儿子的带领下拿 着棍棒站在灵堂门上观望,经过一段时间的查看终于有几个 人大着胆子一步一步挪进了灵堂,只见棺木还是棺木,依然 停在放中间,但是却没人敢上前看一下躺在里面的到底是个 什么怪物。正在惊惶不定的时候,突然间一个仆人惊慌万分 的跑来向几个儿子报告:“不好了,有人死了”。一听此言全 家人大惊,急忙退出灵房随那个仆人走到一个房间,而这个 房间正是那个愚笨粗鄙的仆人睡觉的地方,众人进去一看, 不由各自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仆人面目狰狞,双目圆睁, 全身僵硬已然气绝多时。众人顿时脊梁生出一股凉意,一种 莫名的恐惧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此时几个儿子惊惧万分, 突然想起了道士临别之际的话来,于是赶紧派人出去到城外 道观相请。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将道士请来。此时整个村里 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不约而同的赶到这家来看热闹。道士一 见几个儿子便说道:“现在你们还相信这是你们的父亲吗?昨 晚死去的仆人只是一个开始,如果不制伏它,这妖孽恐怕要 祸害这一方的人了。”几个儿子听了既害怕又犹豫(中国古代 文化最讲究的就是“孝”,而且在有关“孝”的种种行为原则中, 保持身体完整被赋予了神秘色彩,将其作为“孝”的一个最基 本的出发点。比如后来被奉为儒家经典的《孝经》里就明确 指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儿孙 们必须要随时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这是最基本的孝行。当 然对于去世的父祖,自然也要加倍小心地保持遗体的完整, 否则就是是大不孝,大逆不道,更别提消灭了。把尸体烧毁 的,处徒三年;如果是尊亲属的尸体,就要加罪一等;烧毁 棺槨的,处以流三千里;烧毁尊亲属尸体的,就要判处绞刑。 这些规定基本都被以后宋元明清各个朝代沿袭。所以儿子们 有些为难),但是周围的邻居们一听要延祸至他们,心中大 为恐惧,于是纷纷请求道士赶紧制伏这个妖孽,这种情况下 众怒难犯,几个儿子无奈之下也只好答应了众人请求道士除 妖。道士这才对他们说道:“今晚所有人都出去,只留四个胆 子最大年轻力壮的青年做我的助手就成了。”于是众人推举了 附近公认的四个颇有胆气的青年,手持棍棒跟随道人左右。 副标题#e# 当晚快到子时的时候,道士身背一口黑剑站在院 中,左右打量了一下就进入了一间窗户向东的房间,此房正 好在灵堂对面。随即命令四个青年进来拿着武器站立在房间 四角,然后在卧室正中点上油灯,将画好的符咒贴在门口, 自己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开始颂咒打坐,四个青年 也抖擞精神,不敢有一丝怠慢。子时刚到,棺木中又传来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主人又像前晚一样出来了。只是今晚此物 刚出灵堂大门,突然看见对门的屋檐下帖着的符咒,全身不 由一震,似乎很感意外,他在院中伫立片刻,突然直奔此屋 而来。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贴在门上的符咒,却在门 外梭巡数次,似乎犹豫不决。过了一会,一阵凄厉的声音又 传了过来,仔细辨听之下,这次却是满口脏言乱语,恣意对 着道人恶语咒骂。但是不论此物如何谩骂,道士在屋内都充 耳不闻不为所动,只是颂咒的声音更大了一些,四个小伙子 更是大气不敢出一口,握着棍棒的手都在颤抖。 一直僵持 到天际隐隐发白的时候,妖物似乎更加烦躁起来,数次想冲 进来,可是似乎又怕门口的符咒,往往走到门口又退了回去。 此时道士突然睁开双眼,站起身来大喝一声道:“妖孽,还不 进来受死?”此物本就焦躁难耐,一听道士之话,不由暴跳如 雷,再也按耐不住,径直从门口冲了进来。只见道士拔出背 上的黑剑,挑上一个符咒挺剑刺去,门口的符咒也都在同一 时刻燃烧了起来。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妖物已然倒在 地下一动不动,而那四个素称胆大的年轻人虽然没有晕过去, 但是已是身抖腿软,半天都迈不了一步。道人见状向他们大 喝一声:“快把窗户打开!”一个靠近窗户的小伙赶紧把窗户 推开让初升得阳光照进来,道士掏出一面三寸许的镜子,把 光反射到尸体身上,四个青年这才战战兢兢的上来,用棍棒 压住尸体,唯恐它再跳起来。道士从怀中掏出一根黑索,交 给四个小伙,把尸体牢牢捆住。 此时天已大亮,附近所有 的人都起来了,他们纷纷赶到这里想看个究竟,结果一进门 就发现尸体被捆住在地下一动不动,几个儿子见状悲从中来, 于是走上前去看他们的父亲,没成想到跟前仔细一看,只见 此物面目狰狞,全身赤红,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父亲。他们心 中很是疑惑,就问道人这到底是什么怪物,道人回答道:“这 是赤僵,最是厉害不过。”说完便指挥着众人将尸体抬到野外, 架起木柴一把火将它烧成灰烬,烧的时候尸体发出“唧唧”的 声音,发出的恶臭数天都没有消散,这是妖物不能胜天地之 气的原因啊。 副标题#e# [揭清朝广西僵尸袭人事件线 年,是大清朝同治十一年,这一年,严树森(?——1876) 任广西按察使。按察使的职责是考察官员和体察民情,需要 到处跑。严树森的日记中详细记载了他在当时所了解的僵尸 袭人事件。 事发地 大家都只知道是广西,可广西挺大,到 底在哪里呢?是在广西凭祥县,当时是凭祥土州,隶属于广 西太平府,是一个多民族混居的地区。这里是边境地区,去 越南河内比去广西首府南宁还近。这也是一个山区,属于很 多小说中说的“十万大山”中的一个区域。不同的是凭祥县还 是个交通要道。 事情经过 1872 年七月上旬,凭祥土州的 彝族部落在不明不白地情况下死了三人,他们怀疑是附近的 壮族部落所为,于是发生了械斗,造成几十人受伤。 几天 之后,太平府派人介入调查,负责此事的一位是太平府的一 位参事,一位是巡捕房的捕头,参事安抚各族民众,捕头负 责调查真相。 就在他们到达的当天夜晚,再次有一人死亡, 是傣族部落的人。 捕头暗暗高兴,因为之前三位死者的尸 体被火化无法尸检,而这次死亡的一人为侦破真相留下了线 索。仵作验尸后的报告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不是人类所为。 在政*府的组织下,各部落的巫师和神汉联合起来想对策,可 还没想到对策就到了七月十五。 七月十五的晚上,月明星 稀,捕头和几个巫师在一个村里巡逻,一群僵尸冲进了村子, 见人就咬,连鸡、鸭、猪、羊等都不放过。 村民们连夜撤 退。到第二天数人,才发现死了十八人,基本上是跑不动的 老人和小孩。 事情结局 广西按察使严树森刚好在附近,听 到报告后立即赶往事发地。严树森是道光年间的举人,进士 都没中,可最后官至广西巡抚,一生有大运气,从不信鬼神。 严树森首先下令封山,村子方圆三十里不得进人,然后下令 烧山。 大火烧了七天七夜才熄灭。从此之后,再也没出现 过僵尸袭人的事了。广西僵尸袭人事件就此平息。 事情延 伸 广西按察使严树森不久后给朝廷上了一道奏折,大意如 下:越南境内英吉利人,勾结我国奸人,烧杀抢掠,欲行不 轨。 这个奏折里完全没有说到僵尸袭人的事,只说是英国 人搞鬼。 副标题#e# 1982 年间,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 《俄阿条约》,神秘的广西僵尸事件,也就此拉开了帷幕。 同 治十年(1871)沙俄侵占伊犁后,挟其军事威势,派考尔巴斯 (Kaulbars)出使喀什。 同治十一年(1872)五月初三日,与阿 古柏订立“通商条约”(即“俄阿条约”),中国承认阿古柏为“哲德 沙尔”领袖,阿古柏同意沙俄在南疆通商、建立牙行、设置商 务专员等,沙俄货物的关税定为百分之二点五。此后,沙俄 的商货不断地输入南疆。 阿古柏来到中国,真的是为了通 商这么简单吗?让我们看看 1872 年的沙俄。沙俄的末代皇后 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就是在这一年的 6 月 6 日出生,当 时谁也不知道,就在这个末代皇后出生后,会带来多么恐怖 的事件。 南疆,边陲之地,广西的某个海港,早早的就送 来了一批低关税的沙俄货物。 一个叫做阿牛的搬运工吃力 的把这些货物搬到码头沙俄人的马车上,也许是因为昨天没 吃饱饭,也许是因为不小心,阿牛在搬运一个黑褐色的箱子 时不小心打了个趔趄,箱子滚落到地上,摔出一个精致的金 属容器。 阿牛小心翼翼的把容器塞到了怀里,当时的他也 许在想,晚上的酒钱有着落了,可是他没想到,这个金属在 一接触到阿牛的体温后,就迅速的溶解到阿牛的身体里,与 他化为了一体,巨大的痛苦让回到家中的阿牛苦不堪言,阿 牛只能跑到村头的赤脚医生马怀那里,希望能帮助他减轻痛 苦。 马大怀看过容器在阿牛胸口留下的印迹,震惊不已, 因为那些在古书中才能看到的天人五器之一此刻就出现在 了阿牛的身上,那些奇怪的符号,无一不指向了那个远古可 怕的咒语:合我者,生而不死,为至大罗地狱而起妖念。 马 大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你的命运,从今天第一轮月亮升 起之时,你就不在属于人类这个种群,你必须以血为生,以 肉为食,这是来自最遥远的北方的诅咒。我帮不了了你,也.... 副标题#e# 话未说完,马大怀从阿牛的混沌的眼中感受到 了一丝饥渴,他知道,预言开始实现了。 后记:据不完全 资料统计,1872 年,费奥多萝芙娜诞生,曾向中国南部某 地寄送过一批特殊的货物,后来货物遗失了一件,也就是遗 失货物的这一天,当地码头的 XX 村晚上发生了可怕的惨案, 全村人被屠戮至尽,整个村子甚至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 而留下的线索只有村头马大怀卧室墙上的一排俄语,经过翻 译后,是一个时间和地点的名字:1910,缅甸,预言第二章。 政府迫于压力,只能将村子烧毁,后来的广西人为了纪念那 些无法被记起的灵魂,组建了一个新的村子,也就是今天离 缅甸很近的那料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