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奇闻异事 >  历史奇闻» 正文

世界未解之谜:贾跃亭之获救奇迹

  但是,当所有人都以为贾跃亭再无翻身之日时,他总能递一份令人难以置信的考卷,在他一次又一次撕毁考卷之余,人们终究还是期待着眼前的这一份“考分” 。

  3月25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对媒体报道的关于 Faraday Future 与第九城市(简称九城)计算机技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建立合资公司的计划不知情,亦不直接或间接持有 Faraday Future 及其合资公司的任何权益,且与 Faraday Future 及其合资公司无股权关系或任何合作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九城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商,主要产品是大型网络数字生活平台——第九城市网站。2002 年 7 月九城获得韩国WEBZEN公司开发的游戏《奇迹MU》的大陆独家代理权。2004年4月,该公司以1300万美金的代价拿到了世界顶尖游戏——暴雪公司(Blizzard)《魔兽世界》(WOW)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2004年12 月 15 日,九城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交易。

  在2018年10月,九城宣布从纳斯达克全球市场(Nasdaq Global Market)转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Nasdaq Capital Market)挂牌,当时做出此决定的主要的原因是九城无法满足纳斯达克全球市场的5000万美元最低市值标准。

  对于此次与FF的合作,九城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朱骏认为是九城从一家互联网公司向高科技出行生态公司转型的机会。“依托FF世界级的顶尖人才和的全球化的核心团队,我们期待与FF建立长期而成功的合作关系,九城也将借此向高科技多元化公司的转型走出了坚实的一步。”朱骏表示。

  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公开信承认了乐视资金出现问题。

  2017年1月15日,第一任金主时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和贾跃亭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宣布前者执掌的融创以150亿元入股乐视。

  2018年3月,在融创中国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宣布对乐视系计提约165亿减值拨备,并大声疾呼:

  “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了,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以后不要再提乐视,归零了,没了。”

  早已不是乐视董事长的贾跃亭在美国做着他的FF “造车梦”,但显然因“得罪”地产大亨而造成资金短缺现状令“造车”之路变得艰难。

  直到2018年6月25日,随着恒大健康一则公告,贾跃亭不但如愿盼来了著名地产大亨许家印控制的恒大健康总计20亿美金的注资,同时更是保住了FF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缺钱成为FF面临的最大危机,一度处于停摆状态。为了节约日常开支,FF不得不采取裁员、降薪、停薪留职等措施,至今未返工,并导致高级副总裁Peter Savagian等核心骨干离职,团队遭受重创。不仅如此,FF还被供应商和承包商提起了11起新诉讼,这些公司总计要求FF支付近8000万美元的欠款、赔偿金和相关费用补偿。

  为缓解资金困难,FF于今年3月份先后对外出让旗下土地及总部大楼。FF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这是FF为解决生产和经营问题,采取全球资源战略整合的一种方式。

  3月14日,FF官方宣布出售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拥有的900英亩的土地,称该地块经过多次修缮改造,其中的700英亩(约4250亩)已经完全具备了立即进行工业建设的条件。

  不过,4000万美元的出售价并不能满足FF对资金的需求。3月21日,FF再次对外出售洛杉矶总部办公大楼筹集资金。上述FF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次对外出售的总部大楼,事实上是一种“典当”,FF在两年内有回购权。

  媒体口中的“不死”贾跃亭放手一搏之“窒息”操作,却不禁让人思考一个又一个“接盘侠们”的小算盘。

  如果许家印为贾跃亭雪中送炭让孙宏斌大吃一惊,那么朱骏选择与贾跃亭合作一定让许家印佩服他的勇气。

  截至3月22日美股收盘,九城的总市值仅为1.02亿美元。同时,从第九城市2018年中报来看,公司报告期内的总营收仅为2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33.63%。报告期内净利润为-11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增34.09%。

  以九城现金储备来看,向FF支付首期定金500万美元或许不是难事,但一次性注资6亿美元几乎不可能,即便分期支付,单凭一己之力也无力承担。据第一财经报道,除九城自有资金之外,香港最大的投资银行AMTD和美国精品投行Maxim才是本次交易的幕后最大金主,将为合资公司的成立和运营提供资金支持,在完成约定条件后,陆续协助九城实现对合资公司的资金注入。

  九城与FF联姻本质上是各取所需的弱弱联合,前者希望找到更好的项目,成为多元化经营的高科技公司,后者看重九城对终端用户的运营能力和资金注入,即便其不是一个像恒大一样有钱的金主。

  但是,早在2016年4月20日乐视发布LeSEE汽车(概念汽车)时,贾跃亭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背后所经历的坎坷、风波甚至磨难。在很多质疑、不解和嘲笑当中,今天,它(概念车)还是来了。”而在说这话时,贾跃亭现场不能自已,一个四十岁的大男人激动得声音颤抖泪流满面。

  2016年中国汽车产销均超2800万辆,连续八年蝉联全球第一。表面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可是,核心技术被牢牢地控制在外资方手中,外资以40%的资金,控制50%的股份,赚取80%的利润,甚至更多!

  成为“老赖”,深陷“失信名单”,卖楼卖地的贾跃亭依然在造车之路上。为什么不能选择到此为止?